兴安盟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屠呦呦獲獎爭議折射中西文化沖突

发布时间:2019-06-07 21:48:42 编辑:笔名

  “屠呦呦获奖争议”折射中西文化冲突

  拉斯克奖评委会很聪明,我觉得太聪明了。李真真兴奋地有些手舞足蹈。

  這位中科院專事科技政策的研究員指著一篇剛看到的文章,為其中一個細節擊節叫好本年度拉斯克獎評委會問候選人:如果你獲得了這個獎,你認為還有誰應該獲獎?

  候选人不约而同在自己名字后添上了屠呦呦及其他有贡献的人。这是基于同行认可的选择过程。李真真说。

  李真真感慨于这一环节设置的智慧,当游戏落幕,屠呦呦一人登上了领奖台。

  伴随着屠呦呦斩获国际大奖的欢呼,国内的质疑声同样强烈,一时誉满天下,谤满天下。

  无数人纠结于这样一个悖论:一边是这样重大的成果往往是一个团队合作的产物,是集体贡献;一边则是重大的国际科技奖项一般都是颁给个人。

  而在李真真看来,屠呦呦争议折射出了中西方评奖文化冲突,其背后,则是我们长期以来对科学家个体原创思想的忽视,而这恰恰是科学创新的本源。

  我们的传统是讲集体主义,西方是突出个体

  这是集体的工作,为什么给她一个人?

  为什么大奖只颁给一个人?我也做了重要贡献。

  连日来,在科学界知名站科学上,类似的疑问所激起的讨论跟帖络绎不绝,一句屠呦呦能获得大奖,是一个团队努力多年、经过190次失败的结果的总结回顾,更是被各方广为引用,这一话题也引起不少大众媒体的关注。

  在李真真看来,出现这些质疑主要是因为大家对西方评奖制度不了解,我们的传统是讲集体主义,特别是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强调的是集体而不是个人,成绩是大家的,功劳是集体的;至今,国内科技评奖依然主要是奖励项目,科学家的名字多是以一个集体的形式呈现。

  西方的科学传统恰恰与此相反:大多奖项都是突出个体,科学奖励源于对科学发现优先权的承认,这是来自于科学追求独创性的内在逻辑。首先就是奖励优先权:即关注在重大的科技成果中,谁个提出思想或者方法路径。

  李真真就此阐释,随着科学的发展和学科细分,现代重大的科学成就,往往都必须凝聚集体力量和智慧,但西方之所以一直坚持把重大奖项给予个人,就在于这是对一个基本科学理念的回归,科学的进步缘起于独创性的思想。

  屠呦呦这次获奖,拉斯克奖评奖委员会的三点评奖依据为此提供了注解:一是谁先把青蒿素带到523项目组;二是谁提取出有100%抑制力的青蒿素;三是谁做了个临床实验。

  美国人不会把奖颁给一个具体做事的人,而会颁给告诉你做这件事的人。在李真真看来,拉斯克奖评委所宣扬的这一理念,国内还有一个熟悉和接受的过程,从这个意义上说,屠呦呦争议也提供了一次科普的机会。

  事实上,获奖引发争议不仅仅出现在中国。

  李真真介绍,这种状态在全球科学界很正常,诺贝尔奖的奖励中也同样出现过不少争议。

  然而,西方更多争议的是优先权的认定,到底是谁先提出创新的思想路径。比如日本去年获得的诺贝尔奖也曾引发学术界讨论,其中争议的正是与德国科学家谁来占有优先权。

  世界上从来没有任何一种科学发明完全出自一个人,为什么到了中国,类似的重大奖励就必须摊到每一个参与者身上才算公平?一位学者撰写的反思文章激起了不少共鸣,我们仍然对过时的平均主义、平衡观念心向往之,仍然没有树立起成熟的获奖心理。

如何调理月经过少
月经量少食疗可以吗
月经褐色量少什么原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