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安盟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无尊天帝 第149章 破而后立

发布时间:2020-02-15 20:11:34 编辑:笔名

无尊天帝 第149章 破而后立

阴湿的牢房,血气刺鼻,牧白如同死尸一般躺倒在干草铺上,若不是还有那么一丝生息,白无良都要认为他已经死了。

“牧小弟。”

他偷偷溜了过来,这座大牢的地道几乎都已经被他打穿,只是外面的那一层岩壁坚硬,需要耗费一番功夫,不然早就逃之大吉了。

此时,牧白的情况十分糟糕。六位邪教主的道则之力有少许仍旧残留在他的身中以及伤口之上,让他的重创难以愈合。

同时,这些残存的道力还在他体内肆虐,横冲直撞,不断轰击他的奇经八脉,搅乱气血,使得牧白痛苦万分。

噗!

就在这时,他的肩头突然炸开一串血花,肩头被撕裂开,整条手臂都要脱离躯体,被这道力分割。

接着,牧白又是一声闷哼,胸腔震动,血肉模糊,根根肋骨断裂,清脆的在牢内荡开,几乎是被一头蛮牛碾压而过。

这般下去,根本无需六邪教主动手,牧白就要被这些残余的道力蚕食,宝体瓦解。

他的命土堪比神铁般坚硬,但也不代表这不死,只是无法通过摧毁命土的手段来让他灭亡而已。

噗!

下一刻,牧白的大腿上出现了一个血洞,腿骨被折断成了数截,血淋淋一片,惨不忍睹。

“真是一群狠心的老不死的……”白无良略微检查一番牧白的情况,顿时面色大变。

他的神泉彻底炸裂了,在体内感受不到半分的元力波动,被打落成了凡人。这还不够,牧白的经脉乱如麻,糟糕透顶。

此时,他整个人就如一个漏斗一般,生机在飞快的流逝,不出多久,他就将被那些残余的道力推向毁灭,除非此时,有救命的大药。

“牧小弟,祭出六欲花。”一道精纯元力被白无良送入牧白的命土。

瞬间,一朵美丽的仙葩在他头顶绽放开来,生机勃勃,洋洋洒洒地飞落而下,将牧白笼罩在其中,修复他的宝体肉身。同时,道道神光在花蕊中吐出,自牧白的伤口上扫过。

六欲花,乃是六欲之道的极尽仙葩,大魔的毕生结晶。六邪教主的道行纵然高深,但也不及其中的法则半点,瞬间便被斩灭一干二净。

“嗯?”白无良脸上露出异色

,只见本璀璨的六欲花突然闭合,收入会牧白身中,原本愈合的伤口有突然炸开,洒下一片血舞。

噗~

牧白突然站起来,大口大口的吐血,他的体内突然出现了第七股力量,纵然微弱,但其的深奥,竟然要胜过六位教主。

他的瞳孔猛烈骤缩,自那股力量中感受到了一缕气机,魔之花的气机!牧白惊叹道“姬月!”

小月身死之时明明已经将魔之花一并点燃,如今又出现了,只能是那位自石中而来、布置了这一切的少女,姬月。

“她?又是这个该死的小贱人,她可真是个害人精,贫道我出去一定要好好教训她一顿,把她内衣却都偷了……”

听闻姬月二字,白无良的脸上明显生出了一抹淡淡的幽怨,似乎是十分讨厌姬月,自语道“这个可恶的瘟神,要不是撞见她,贫道现在定然在外面风流快活……不,燃香问道……”

“不行,我现在要尽快出去,小妖精她此时肯定十分危险。”牧白心中生出一股不安。

他倒不担心大黄猫的安危,一只天劫都奈何不了的家伙,当今世上很难有人能威胁到他,且黎妙情说过,它在魔窟中过得惬意。

“骚白,为我护法。”牧白盘坐而下,体内仅存的命力流转起来。虽然命海破碎,但只要他不死,便可依靠仙凰法提取命力,踏足仙路。

他动用仙凰涅槃术,治疗伤体,希冀手臂、躯体、经脉等能够复原。

可惜,他太虚弱了,不能立刻恢复如初,而姬月的手段太过强横,总体趋势仍旧是在恶化。

“咦?”

牧白虽然身陷绝境,濒临覆灭,但他忽然生出一股奇异的感应,仙凰法,似乎是在躁动,引导着他来催动仙凰涅槃术。

“仙凰涅槃之地!”古之圣人此前传音而来的话语在牧白脑海闪现而过,让他眼前一亮,犹如醍醐灌顶,一切都变得通彻起来。

牧白闭目,他感应着那种变化,仙凰涅槃术发挥到了,在体内闪亮起一股很微小的光团,释放生机。

牧白笑了起来,或许他真的能借此磨砺出更强大的宝体,如凤凰涅槃一般,破而后立,并且一步迈入元海小境的极限,突破桎梏。

噗!

这时,体内的魔之气息突然暴动起来,开始疯狂冲击他的血肉,将牧白的身体冲的四分五裂,几乎要真正的解体了。

暗中的姬月察觉到了异样,她动手了,不愿看牧白借此契机突破,要诛杀他。

牧白面目狰狞,就是元神都被割开了,化成一团金色的光华,将要脱离他的眉心。这是非常可怕的道伤,应对不慎,他真的很可能要陨落。

牧白虽然在极力抗争,但他的生机太过微小了,根本无法阻挡魔之花的恐怖,要被它撞断,炸成血肉。

这一刻,牧白的心中生出一股悚然。姬月能够操纵魔之花,且明了六欲之法,难道她便是那尊古前大魔的转生不成?

从石中而来的神秘女子,天生媚骨……若真是如此,实在是太吓人了!

牧白低吼一声,他的眉心裂开了,溢出汩汩鲜血。到了这般境地,姬月也在觊觎仙凰法,想要一试。

再这般下去,他的禁锢真的可能被瓦解,且元神破碎,化为光雨。

那团微小的光团石中在对抗这股力量,但太微笑了,不足以让牧白摆脱这场大危机。

此时,白无良面露难色,而后释然,脸上又露出贱贱的笑容,道“贫道我好积德行善,信仰正宗道士之气量,是大好人,今日便助你一臂之力。”

说罢,一滴血液从白无良的指尖被逼出来,流转着绚烂的宝光,没入道牧白的肉身之中。

这一滴血,生息旺盛,如同一颗浓缩的小太阳,饱纳百川的精气,方一入体就让牧白感到阵阵舒泰,伤势立刻被稳住,足以让他在这种道伤下支持一月之久。

“骚白,你?”

今日更,求收藏,求订阅呀,感谢各位支持。(#^.^#)

(本章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