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安盟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上海盲人夫妇乘地铁:我们认识6号线很多人的声音

发布时间:2019-05-17 15:38:06 编辑:笔名

图说:车站工作人员给盲人夫妇当 眼睛 新民晚报记者 陈浩 摄(下同)

盲人夫妇:我们认识6号线很多人的声音

昨天,六旬盲人夫妇郁庙荣和储亿萍从浦东花了4个小时,一路 摸 到新民晚报读者接待室,想对记者 说几句话 。

原来,家住博兴路的他们,自地铁6号线2007年底开通以来,感激从此出行多了一条 腿 ;而近10年左右的时间里,每次他们去坐6号线,还都有车站工作人员搀扶、送行, 给我们当眼睛 。他们说,自己虽然看不见,但 认识他们很多人的声音 。

盲人夫妇 摸到 报社

62岁的郁庙荣,3岁时因一场麻疹,高烧导致视神经损伤致盲;妻子储亿萍从10岁起视神经开始萎缩,眼底渐坏,终至完全看不见。他们都是 一级视力残疾 。两人没有生养过孩子。

昨天上午10点多,两人从家里出发到新民晚报社,地铁6号线转2号线坐到南京西路站后,正常人步行大约5分钟,走一段大约500米的路就到了,他们却走了约4个小时,才算 摸 到报社。 出站后走错方向,兜兜转转,走了很久。

乘坐地铁有人 护送

夫妇俩平时多乘地铁6号线,却是 熟门熟路 的。

他们的家就在博兴路地铁站旁。以前他们去金桥路站旁的易买得超市,现在去五莲路站附近的文峰广场,或者浦电路站那里的世纪联华和巨峰路站处的家乐福买菜和生活用品,以及去世纪大道站周边参加歌友活动,统统都乘6号线。每次他们一进地铁站,就有工作人员马上奔过来搀扶他们,关心问候,送入旁边的绿色通道,一路送进站台。 列车到站后,再把我们(有时就我一个人)送上列车,坐好。等车门关好,他们就通知下一站的工作中国手机品牌在印度市场份额创新高:小米人员接应。等我到下一甲骨文中国研发中心首批裁员500人,补偿标准为N+6丨钛快讯站,早有工作人员守在说定的地铁屏蔽门外侧等我了。他们再送我出站。回来的时候也这样。

储阿姨告诉记者,一开始乘地铁的时候,她只能凭感觉和耳朵,由于地铁车门关上一起探秘世界第二大流动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声音很轻,她有时候听不清楚,就会站错地方,甚至一连会错过两三趟车。她感叹说: 后来再也不用为摸不着车门发愁了!

十年结缘始于 争执

当时分管博兴路站的区域站长施岩峰说起始于10年前与郁先生夫妇俩的结缘,不禁浮起一丝笑意。

那天,储阿姨去乘6号线,她通过绿色通道进站了,陪同的小时工却被拦住了,因为只有盲人才可以免费乘车。护理工赶着要去下一家,把她 扔 在了站内。储阿姨觉得是工作人员故意为难她,引出了一场 争执 。从此,博兴路站地铁员工关注到了这位住在附近的盲人夫妇。施岩峰得知储阿姨和丈夫两个人都是盲人,也没有孩子,决定发动大家帮扶。

从此,在郁庙荣和储亿萍经常乘坐的6个站里,地铁员工多了一位大家都认识的 郁叔叔 储阿姨 。他们一看到他们进来,就迎上去,从上车下车到出站,一路护送。储阿姨拎着买来的菜,他们会帮忙拎一把;遇到天气不好,工作人员甚至还会送他们到家中。

爱心传续 结对 十年

爱心小组爱心传续,不知不觉 结对 10年了。10年里,有的站务人员流动了,但情常在。

原本在博兴路站工作的崔俊杰现在浦电路站任站长助理。 现在依旧经常和同事一起去看看叔叔阿姨家缺什么,逢你的品牌请CEO了吗?年过节也都会去。 他们像朋友,更像儿子,给了这对盲人夫妇极大的温暖。他们家中的矮凳年久破旧,摇摇晃晃,小崔帮他们修凳子;两位盲人使用的手机和电脑都要特别安装读屏软件,都是小崔自己花不少时间先研究好,再帮他们安装;有时 读屏 会遇到各种小问题,或者卡顿,也都需要小崔出马维护。

还有一位叫孙杰的地铁员工,黑科技“云集”乌镇曾经为了修理储阿姨的电脑上门3次。孙杰之后,又有一位叫梁永能的地铁员工 接棒 ,快递柜收逾期费该谁掏?专家:需视情况而定担任两位盲人的电脑和手机 顾问 ,定期帮他们清理内存,排除故障,甚至扩容内存。

储阿姨和施岩峰互留了电话,但储阿姨不想给地铁方面添麻烦,一次都没有打过施站长的电话。有一次,储亿萍和朋友通话期间,手不知碰到哪里,电话中断了,无法继续使用,她摸到地铁站 求助 ,落了一顿 埋怨 。

施岩峰告诉记者,其实在他管辖的28个站,盲人乘客并不止储阿姨夫妇,他们乘地铁时都会得到及时的帮助。而对于那些帮助自己的地铁车站工作人员,储阿姨由衷地感激: 我认识他们很多人的声音。 其实储阿姨 认识 的只是很少的一部分,实际上她经常乘坐的6个6号线地铁站,大约150名员工都认识她。

新民晚报记者 陈浩 钱绿明

谷歌自曝正研发折叠屏样机 发布时间不明研究:视频网站和社交媒体成为撞库攻击的主要目标亚马逊"一日达"快递覆盖72%美国人口 成本巨大拖累盈利